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新闻观点 > 从比特币炒作谈中美货币大决战

从比特币炒作谈中美货币大决战

2017-01-11 01:05 扬韬 来源:weibo

  最近几天,我谈论比特币的话题引起两派不同意见的交锋。或许,是我说的还不够明确,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多少有一定价值,但像中国大陆一些平台那样的炒买炒卖比特币的行为,与国内这几年盛行的各种炒作类交易平台的行为一样,都是彻头彻尾的骗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赚差价和手续费。

  为了清楚解释这一观点,我们做一个假设:

  假设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海岛,盛产香蕉。有100只猴子在海岛上幸福地生活、繁衍。由于海岛植被茂密、物产丰饶、气候适宜,猴群的数量在若干年内增长到了1万只。此时,物产与猴群数量达到平衡。但猴子们吃饱喝足还是要交配繁殖,当猴子数量达到2万只的时候,贫穷和饥荒就变得很严重了。当猴子数量达到5万只时,整个海岛就陷入了空前的战乱。假设猴子们稍微有点组织性,海岛就可能在一次次冲突之后,重新回到总数量只有几百只的“原始社会”。

  比喻是蹩脚的,但道理是相同的。按照比特币开发者的设计,100多年后,全世界的比特币将达到2100万个。可那时候,全世界的人口也许已经突破100亿!100亿人的网络世界却只有2100万个比特币,你这是忽悠我读书少吧?这种所谓的数字货币,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吗?

  就这样一种荒谬的网络货币,却在中国大陆被炒到了最高9000元人民币兑换一个比特币的水平。最重要的是,全世界99%的比特币交易都发生在中国的几个平台上。目前全球存量比特币也就是1000多万个,但中国的网络交易量每日能达到数百万个。作为一种货币,它的交易价格起伏动辄20%以上的涨跌。这一切组合到一起,难道不恰恰证明所谓比特币交易与中国任何一种陷入炒作风潮的东西并无区别吗?

  可见,在中国,所谓比特币交易,与货币兑换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还有人说由于中国限制购汇,所以比特币交易承担了地下换汇逃出境内的功能。这又是纯粹的胡说。几乎所有贪官污吏和富豪,都不可能通过所谓的平台交易来换汇出境——你以为他们是傻的啊,竟然敢在网络时代留下平台支付的痕迹!比特币是虚拟的,但转账进来的人民币确实有迹可循的!所谓比特币兑美元升水,只不过是炒家的托词而已。

  所以,但凡稍有点金融常识的人,就应该远离比特币交易。(重复一遍,我说的是不要参与比特币的交易,至于比特币那可怜的货币价值,在现实生活中虽然可能被度量,却也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我在文章开头所做的假设并不完美,最大的问题在于,人类不是猴子,猴子只有消耗而没有生产。而人有创造力、有组织性,可以进行生产。同等的资源,能容纳的人类数量会比猴群大得多。

  但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海岛上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当人类的繁衍超出了岛上资源承载的极限,战乱终究会发生,岛上的人口会一次又一次重新回到原始时代。

  有没有办法能打破这种世代循环?

  当然有。海岛上的人们可以打开国门,向外移民,或者对外掠夺。欧洲诸强如西班牙、葡萄牙、英国、荷兰等,就曾经以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为契机,大规模对外移民和掠夺。现代欧洲崛起的历史,充斥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欧洲人在美洲大陆的繁衍兴盛,也伴随着印第安人的西迁和灭绝。

  唯一例外的或许就是中华文明。当资源匮乏民不聊生的时候,数百年间的天下战乱,到秦朝一统天下,中华大地成为一座“孤岛”。两千年来,在这座岛上,人民生生不息。当资源匮乏的时候,很多人下南洋、去日本、走美洲,寻找新的资源继续繁衍。他们走的是移民路线而不是掠夺路线。

  但即便如此,中国大陆仍不断陷入战乱循环。从秦汉到唐宋再到明清,每隔几百年,天下总要大乱一次。每一次天下大乱都伴随着人口的大规模消失,土地资源“相对过剩”,然后重新进入兴旺周期。久而久之,人们会陷入一种误区,误以为改朝换代是推进社会进步的模式。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一回事。战乱只是由于饥荒,换代只是为了重新分配资源而已。

  不只是中国这样。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样的变革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演。归根结底,还是资源的有限性。

  但是,二战之后世界各大洲已经迎来了七十年的和平。这种世界历史上异常罕见的持久和平时期为什么会出现呢?要知道,一战到二战间隔的时间只有20多年,而那时候的世界人口不过20多亿人。但二战之后,世界人口增长到70多亿人,为什么世界上的主要大国和地区却没有再发生大规模冲突呢?

  如果从战争威慑的角度说,可以认为是热核武器的威慑力使得各国都不敢轻举妄动。但二战之后,核武器事实上并没有被再次启用,大国直接的直接冲突也没有发生,在局部区域内的对抗,也与资源关系不大,说明最起码在世界人口膨胀50亿人的情况下,世界没有出现严重的物质资源短缺。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特的现象发生呢?我认为是美元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先看看世界历史上的货币缺陷。

  货币本是交易中介物,纯粹是为了方便货物交换而产生的。但从人类货币产生的那一天起,货币就始终是以“实物形态”存在的。不管是刀币、贝币、皮币还是金属货币,归根结底都是有形的物质形态。在小区域、小范围内、小众人口时期,这都没有问题。但任何资源都是有限量的,并且作为货币而使用的资源又缺乏严格的唯一性。前者,会导致货币数量不足;后者,会导致仿制泛滥,形成劣币驱逐良币。这是实物货币的天然缺陷。

  在《新人性》一书中,我曾举过一个逻辑分析的例子:

  假设有5个强盗,抢到了100颗钻石。他们决定分配这些钻石,方法是每个人编号位1-5,首先由1号提出分配方案,需要“超过一半”的人同意,方案才会执行。如果不足一半(哪怕是正好一半)的人赞同,则方案背否决,提出方案的那个人要被杀死,然后由2号提出分配方案。假设强盗们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死自己活且自己要获得最多钻石,那么,1号会提出怎样的方案呢?

  仔细做一下这道逻辑题,最后的答案是让人吃惊的。“赢者通吃”才是这个世界的普遍规则。上述例子中,1号的极限方案是自己获得97颗以上的钻石,其他人可能不名一文却不敢提出反对意见。

  在人类社会中,如果这样的规则大行其道,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不论发行什么样的货币,到最后,凝聚着财富象征的货币,一定会集中到少数富豪手里去!

  举例来说,假设康熙年间全国有1亿人口,国家发行10亿单位的货币,天下人贫富有差异,但分化并不严重。此时天下太平。但60年后,全国有2亿人口,如果国家还是10亿货币,结果会是怎样的呢?一定是类似和珅那样的贪官富豪手里聚集了5亿以上的货币,剩下的近2亿人口,分摊了剩余的5亿货币,其中多数又集中于200万人口中。那最后有近2亿贫困人口手里几乎没有货币。这就是两极分化。

  在文明时代,货币是生存的前提。缺乏货币,人们是没有积极性去生产的,最后就是天地荒芜社会陷入饥荒最后引致战乱。

  国家当然会采取各种措施,延缓最后混战时期的到来。但只要是实行“实物货币”,这样的周期律就是不可避免的。

  让我们看看国家可能采取的措施:

  第一,增加真实货币发行量。这是毫无疑问必须要做的事情。货币总量必须随着人口的增加和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加。相比之下,比特币竟然设计了一个100多年后总量2100万的上限,不是很荒谬的吗?

  第二,增加劣质货币发行量。由于货币具有立即购物的特殊属性,几乎所有的货币发行者都会忍不住降低货币质量来扩大发行。政府可能借此敛财,搜刮民间。民间机构的信用则比政府要更高一些,但仿冒的伪劣货币也会层出不穷。

  在货币发行的历史上,因仿冒货币而杀掉的头颅大约可以堆起一座大山。但这挡不住仿冒者前赴后继,因为这是真正一本万利的买卖。仿冒者敢冒杀头的危险而造币,政府难道就能抵挡住诱惑吗?当然不能。

  纸币的出现,看起来会改变这一切。因为纸币的供给可以是无上限的:印刷嘛,谁不会。但在从实物货币向纸币的转变过程中,由于各国政府信用不足,纸币缺乏足够信用支持,尤其是各国各地区的纸币含金量完全不可比,大家就还是愿意铆定实物货币。

  最大、最彻底的改变是二战末期(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全世界公认美元为硬通货,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全世界其它货币盯紧美元实行固定汇率。这就等于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公认的货币等价物锚定在纸币上而不是实物上。虽然美元看起来是绑定黄金的,是黄金本位的体现。但美国人,你懂的,他们会不借此印美钞吗?

  当然会。所以,1971年,美元就发行得太多,已经无法盯住黄金了。布雷顿没了黄金森林,各国汇率也不再固定绑住美元。看起来应该是美元地位的消解,其实却是黄金退出货币舞台。由于1944年的机制确立,美元从此走上了人类本位货币的舞台,再也无法动摇。美国开始收取铸币税——只要开动机器印刷钞票,就可以换回世界上所有能交易的物资和服务。二战之后美国的强大、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强国,都与享受铸币税不无关系!

  这种转变,使得世界财富数量能够伴随人口的扩张而扩展:毕竟,纸币是无上限的!试想一下,人类文明史6000年来开采的黄金总量才只有15万吨(数字各不相同),其中目前可用于储备的黄金数量大约只有6万吨。按照最新价格每克黄金270元人民币计算,全世界可用于货币属性的黄金总价值是16万亿元人民币。就算把15万吨黄金全部算进去,实际价值也只有40万亿元人民币或者说不足6万亿美元。但是,如今中国、美国、欧洲、日本四个经济体每年的GDP规模就已经达到40万亿美元,相当于存世黄金价值的7倍以上。

  如果,世界没有变化,还是锚定黄金做为货币基准,世界会有今天的变化吗?别的不说,要满足世界经济的运行,黄金就不该是现在的价格,也许应该是每克2万元人民币以上。在那样的环境下,不说黄金市场会变得格外畸形,世界经济也肯定早就乱得一团糟了。

  但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的实质上的美元本位制却从此改变了世界面貌:人类仍然存在着“赢家通吃”的现象,富豪们的财富集聚度又因为股票流行导致价值贴现而几何级数上升,最有钱的富豪资产规模动辄数百亿美元了。但是,历史上的财富积聚则必然导致的货币集中现象却再也没有发生——富豪的货币,存在银行里不使用就等于基础货币,商业银行可以派生出新的货币。更重要的是,只要经济有需求,美联储可以及时调节印钞机的工作效率,纸币既可以源源不断地印出来,也可以通过利率等机制关上闸门防止货币泛滥。

  这种机制与社会救助制度并行,带来的后果就是:富人依旧可以是超级富豪,穷人却不再是赤贫。富人的财富存在银行里或证券市场里,归根结底还是社会的财富;穷人虽然财富不足,总还有纸币可供运用。只要运用得当,就不会出现社会的动荡。当大国保持相对稳定,世界范围内的战争就不会发生。

  当然,已经建立70多年的美元本位制正面临1990年代以来的又一次挑战。上一次,1980-1995年,日本经济飞速发展,GDP规模从1.08万亿美元暴增到5.33万亿美元。同期,美国GDP从2.86万亿美元增长到7.66万亿美元。那时候,日本的GDP规模已经相当于美国的70%。只是很可惜,20年后,美国GDP达到17.4万亿美元,日本却只有4.6万亿美元,已经仅仅相当于美国规模的26%。

  1980-1995年也是日元如日中天的一段时间。日元汇率从1美元兑换360日元一路走高到1985年的238日元,再走到1995年的80日元。但1995年后日本经济不景气,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日元又贬值到1美元兑换140多日元。美国次贷危机后,美元放水,日元又曾升到1美元兑换75日元的历史最低水平。

  日本经济在接近美国规模7成之后开始倒退。中国呢?2015年GDP为68.9万亿元人民币,以2015年平均汇率水平计算,约1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63%。没错,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已经接近1990-1995年前后的日美关系。如果中国经济持续向好,人民币仍有升值空间。但如果中国落入发展陷阱,人民币当然就会进入贬值周期。

  中国会走日本的路线?还是走自己独立的路线,未来逐渐超越美国呢?这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最大考验。

  1980年之后日本经济崛起的时候,1981年,美国的当选总统里根是共和党人。其后的布什总统也是共和党人。里根任上,1985年签署了所谓“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升值而美元贬值,以促进美国的对外贸易。到布什1993年卸任的时候,日本的经济疲态已经显露出来。

  10天之后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共和党人,而且被公认为会走里根路线。对比一下中国当前的处境,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货币战争。说白了,所谓中美对抗,其实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对货币本位权的争夺。对中国而言,如果能逐渐走出困境,在经济总量上赶上或超过美元,世界的货币本位毫无疑问将发生偏移,人民币将逐渐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或者最起码与美元并驾齐驱成为世界的两极。

  我们设想这样一个场景:30年后,中国的GDP达到50万亿美元,而美国达到30万亿美元。那时候,世界各国会储备什么货币?

  顺便也插一句:当世界经济规模达到百万亿美元级别的时候,比特币这种小东西会有什么市场呢?如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全球数百种虚拟货币的总市场规模才200亿美元而已!二三十年后,如果有一种网络货币能流行,则必定是被中美两国央行都认可的规模和数量较大的、挂钩美元和人民币的一种官方网络货币。

  如果中国取胜,即便是最差环境下的人民币与美元二元制并行,中国也将享受至少50年以上的征收铸币税的特权。如果中国落败?后果大家可以自己想象,那画面让人不忍卒视。

  既然美元与人民币的决战不可避免,中国的利器在哪里?我们靠什么取胜?比如,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能不能帮到我们?四个全面,能不能让我们全面取胜?这都是另一篇文章的内容,今天就不展开了。

  如果对中国有信心,那就持有人民币,留在中国谋求发展。将来,也许人民币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储备货币,持有人民币,走遍天下都不怕。如果没信心,那也很好办。让历史来验证,谁看得更准确吧。

  我对中国有信心。你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期送出5btc!

—-

文章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2413958821256

编译者/作者:扬韬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LOADING...

相关阅读:

    暂无相关文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