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区块链资产 > 玩客币,给迅雷催命的大力丸?

玩客币,给迅雷催命的大力丸?

2017-11-28 16:22 币虫 来源:用户投稿

  先亮出结论吧:玩客币短期看是股价的春药,但长期看是迅雷的毒药。如果迅雷在玩客币问题上不及时刹车,后果将会是一地鸡毛。这是因为,当玩客币的黑市价格泡沫破裂,剧终人散之时,玩客币的本相将会显现:它不过是迅雷的负债。冤有头,债有主,迅雷将来如何了结这笔负债?这是本文探讨的问题。

  表象:玩客币是迅雷股价的大力丸

  每一个郁金香泡沫都有自己的故事,迅雷股票也不例外。回顾一下过去3个多月的情况。

  迅雷股价长期徘徊在3.2美元附近,直到进入2017年8月,事情开始发生变化。那时候迅雷向外放出风声,准备发行虚拟币,并搞ICO。2017年8月29日,迅雷开始售卖硬件玩客云,号称是玩客币的挖矿机。按其计划,当矿机发售到达一定数量,便会开启玩客币的发行和交易。但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9月4日国家命令禁止虚拟币的ICO和交易,迅雷被迫取消直接的ICO,在鼓动玩客币的交易方面也变得更加隐蔽。但它并未放弃发行玩客币的计划。2017年10月12日,在玩客云售出几十万台之后,迅雷开始启动玩客云的挖矿机制,并为玩客币的交易提供了电子钱包等技术支持,还在其官网上公布了玩客币的交易教程。玩客币的地下交易黑市应运而生,价格从0.1元一枚,迅速飙升到8元一枚。

  在这段时间,由于虚拟币价格泡沫的影响,股票炒家借力玩客币这个空头概念,裹挟不懂IT技术、不知区块链为何物、不知虚拟币和公司积分风马牛不相及的散户,炒作股价,让其一路从 3.2 美元涨到今天2 5 美元附近。

  真相:玩客币是迅雷的巨额负债

  玩客币就是普通的公司积分,说得通俗点,与楼下杂货铺的购物积分没有分毫区别。 迅雷或隐或现地把玩客币比做比特币,是误导投资者的谎言。迅雷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蹭虚拟币和区块链的市场热点。为此它做了两件事:1)把自己的公司积分取名玩客币;2)为之配备了一个电子钱包,以便黑市交易。仅此而已。

  但是技术上的差异,并不是我们要谈的重点。重点在于法律和财务方面,也就是:比特币是无主负债,而玩客币是有主负债。

  1) 比特币是没有发行实体的

  这里的实体,指的是可以承担法律责任的具体实体,也就是自然人或者法人。比特币社区是基于开源代码自发构建的,其特征是:

  *代码开源;

  *基于公有区块链技术和非对称加密技术,实现全节点记账和与之相配套的共识机制;

  *发币机制透明、不可更改;

  *去中心化。

  其中比特币是对于记账人的回报凭证,可以理解为“整个比特币社区”欠记账人的“负债”。但由于比特币社区是去中心化的,欠债的“整个比特币社区”并非一个特定的自然人或者法人,因此可以说,比特币是一个“无主负债”。用大白话说,就是持有比特币的人,找不到任何一个自然人或者法人,对其持有的比特币负责。(比如说,哪一天比特币跌了,砸在你手里,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将你的比特币兑现。)

  但玩客币就不一样了。

  2) 玩客币是有发行实体的

  玩客币是迅雷集团下属的某子公司发行的公司积分。对比比特币,它的技术特征是:

  *代码不开源(顺便说一下,玩客币官网声称其代码开源,涉嫌欺诈);

  *基于私有IT系统技术实现私有积分的私有记账机制(由于系统是私有的,是否基于区块链技术已不重要);

  *发币机制不透明,原则上可随迅雷的意志更改;

  *体系完全中心化,即受迅雷的彻底控制。

  其中玩客币是对于玩客云在线时为迅雷贡献存储空间和传输带宽的回报凭证,也就是迅雷欠玩客云持有者的“负债”。用大白话说,玩客币就是负债欠条,迅雷就是欠债人。

  接下来,看看玩客币这个负债金额有多大?

  玩客币这个负债的金额如何估算?

  背景资料:按迅雷公布的公式,玩客币在第一年将发行6亿枚,即每天发行164万枚;未来发行量逐年减半;简单计算可知发行总量12亿枚封顶;加上给团队预留的3亿枚,共15亿枚。玩客币开始发行的时间是10月12日,到今天11月25日,累计发行玩客币月7400万枚。

  由于迅雷不愿意公布玩客币能兑换多少现金、或者多少产品、或者多少服务,如何估算玩客币所代表的负债金额,就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迅雷为什么不公布玩客币的对价?这是为了给玩客币的炒作交易留下想象空间,对此大家都心知肚明。)

  下面我们来估算一下,玩客币这个负债的金额。

  1) 以黑市交易价估算

  以黑市价估算的理由:这是持币交易者的参考心理价位。这个心理价位在未来的纠纷中,将扮演核心的角色。

  当前黑市价格约8元一枚。据此,到今天为止累计发行的7 400 万枚玩客币,相当于累计负债约6亿元。如果玩客价格稳定在8元,第一年累计负债将达到4 8 亿元。如果价格持续被炒高,则累计负债的黑市价值将更高。

  2) 以玩客云销售方案推算

  今年8月底和10月份发售玩客云时,购买者有两个选项,二选其一:一是未来两年500元人民币的保底收益,二是挖矿产出的玩客币。也就是说,一台玩客云所产出的玩客币,至少也应该有500元的价值。以当前卖出4 0 万台计,迅雷欠债至少是2亿元。

  这个估算方法有三个弱点:

  *这个方法围绕着玩客云展开,而不是玩客币,因此对玩客币的价值而言,只是一个间接的参考:一台玩客云能产出多少玩客币,并不是确定的,取决于市场上总共有多少玩客云在瓜分每天160万枚的玩客币总产量。

  *而且,进入11月后,迅雷已经取消了500元保底现金的选项,玩客云产出的玩客币进一步失去了价值锚点。这种估算思路的逻辑支撑更显薄弱。

  *持币者如果是从二级市场上买到的玩客币,这种算法对他们就没有参考意义。

  玩客币这个负债如何了结?

  不管怎么算,负债都是沉重的。这么沉重的负债,如何了结?我们给迅雷来抽个签,算个命。

  1) 上签:不了了之

  如果持有玩客币的人,慢慢淡忘了这件事,把玩客币烂在手里,那么对迅雷来说,那算是中了上签。不过,不论是抢购玩客云(挖矿机)的人,还是二级市场上购买玩客币的炒家,都有一颗发财的心。让他们淡忘这笔账,谈何容易。可以说,这种消化玩客币的方式,理论上存在,实际上根本是空谈。

  如果持有玩客币的人,不找迅雷兑换,而是到黑市去交易兑现,这笔账也可以不了了之。对于迅雷来说,这当然也是中了上签,我想这也是迅雷CEO的如意算盘吧。但这种情况有赖于二级黑市的持续存在,并且价格泡沫还不能破灭。一旦黑市被封死,或者价格暴跌,流动性就会冻结,这种消化玩客币负债的方式也就烟消云散。

  2) 中签:产品冲抵

  拿迅雷的产品和服务来冲抵玩客币,达成回收玩客币的目标。如果这个方案可行,那迅雷算是中了中签。但这个方案的难点有三重:

  *玩客币的持有者,绝大部分都抱着赚取现金的目的。迅雷想用产品或者服务就把他们打发走,他们很可能根本就不买账。

  *假定玩客币的持有者愿意接受迅雷的产品和服务,那么迅雷又能拿出价值多少的产品和服务来消化市场上的玩客币呢?迅雷一年发行6亿枚玩客币,以当前黑市价8元一枚计算,持有者的心理价位为48亿元,而迅雷集团2016年全年的产品和服务的销售额才10亿人民币,全部拿来冲抵第一年发行的玩客币也不够。

  *另外,按法律规定,迅雷只能用自身的产品和服务来冲抵玩客币,一旦用别家的产品或服务来冲抵,就违背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0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印制、发售代币票券,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属于违法冲击人民币的法币地位。这样一来,给玩客币持有者的产品和服务选择就非常少,这个方案对他们的吸引力非常弱。

  3) 下签:花钱回购

  花钱回购玩客币,对于迅雷来说,算是下签,因为空手套白狼的目标就落空了。就算是这个下签方案,真正实施起来也有一个拦路虎:当初迅雷发行玩客币的时候,并没有标定玩客币的现金价格。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让玩客币有被炒作的空间。但这种做法是双刃剑,因为没有官方定价,当不得不考虑回购时,用什么价格回购就成了一个潜在的矛盾爆发点。

  如果按黑市价回收,那么,光是收回过去这45天发出的玩客币,就需要付出6亿元的代价,但迄今为止卖出去的40万台玩客云总共才带来1.6亿元的收入。这么做肯定是亏钱的。如果低于黑市价去回购,又可能引起持币者的不满和反弹,甚至引发群体性抗议事件。

  玩客币这个负债何时才会了结?

  以迅雷CEO的想法,这笔负债最好能不了了之。但刚才也说到,这种情况有赖于二级黑市的持续存在,并且价格泡沫还不能破灭。一旦黑市被封死,或者价格暴跌,流动性就会冻结,迅雷无成本消化玩客币负债的方式就烟消云散。这就是玩客币的清算时点。

  那么,玩客币黑市被封死的可能性几何?给定中国的现实监管情况,黑市被封死不是会不会的问题,只是什么时间的问题。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了不能搞虚拟币的ICO和交易,2017年11月17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再次重申禁止各类虚拟币的发行和传销。

  要封死玩客币的黑市交易非常简单,只需要政府下令迅雷把玩客币电子钱包的转账功能给封掉即可。现在迅雷怀抱琵琶半遮面,一面说不支持黑市交易,一面提供电子钱包转账功能,同时还在官网上教人如何交易。说白了,迅雷这是在欺负政府官员不深究,好糊弄。

  撇开政府的干预不谈,玩客币交易价格暴跌的可能性又几何?玩客币从0.10元在一个半月时间里涨到8元,翻了80倍,一路高歌。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怎么涨上去的,怎么跌下来。像玩客币这样没有坚实基本价值支撑的资产,当接盘侠心态由于任何原因翻转,价格瞬间就会下来。 而这种心态的翻转,100%一定会发生。

  一旦断了通过交易套现的路,玩客币的持有者就一定会来找迅雷讨说法。那么,迅雷就只有实物冲抵和现金回购的两条路可以走了。但如上讨论,这两条路,走起来也是荆棘丛生,代价沉重的。

  负债之外:更多的风险隐忧

  玩客币除了给迅雷带来了负债问题,还给迅雷带来了其它一些风险。前面讨论时零星提到一些,现在根据法律界朋友的意见梳理如下。言辞比较犀利,但作为风险提示,不妨当做逆耳忠言吧。

  1) 风险之一:玩客币涉嫌变相 ICO 非法集资

  迅雷在2017年8月时,准备做玩客币的ICO集资,并将白皮书发给坊间,开始造势。但因为9月以来的监管风暴,直接的ICO胎死腹中。随后迅雷调整策略,将玩客币与一个硬件进行捆绑,以众筹的方式发行给投资人,实现了通过发行虚拟币募集资金的目的。业界称之为“捆绑型”ICO,即以捆绑实物掩饰其ICO的本质。

  这个被捆绑的硬件叫玩客云,是一个私人云盘,前身叫赚钱宝,最早面市是在2015年。当时,迅雷为了让更多的人在家里安装它的私人云盘,从而让它能够把私人云盘的带宽和存储空间集中起来卖给第三方获利,就把赚钱宝做成了一个众筹集资项目:

  <赚钱宝集资项目>

  集资额(I)=399元/份

  迅雷承诺回报(R)=私人云盘(P)+保底现金收益两年500元(C1)+ 超额贡献的现金收益(C2)

  这样的做法持续了两年,直到今年8月,迅雷决定把赚钱宝的名字改成玩客云,并将众筹集资项目改为如下形式:

  <玩客云集资项目>

  集资额(I)=399元/份

  迅雷承诺回报(R)=私人云盘(P)+玩客云随在线时间产出的玩客币(W)

  11月份参与集资人员约10万,集资总额约4000万元。迅雷在众筹集资过程中,用玩客币(W)替代了原有的现金回报(C1+C2)。且不说原来现金回报的集资方式是否合法,就玩客云的集资方案而言,其本质是发行虚拟币交换现金,从而达到集资目的,属于捆绑型ICO,是非法行为。

  2) 风险之二:迅雷涉嫌诱导和支持玩客币交易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放弃现金,选择玩客币作为回报呢?因为迅雷诱导集资人交易玩客币,从玩客币的二级市场上炒作获利:

  *它为玩客币的交易提供了技术基础,具体来说,它为玩客币设置了电子钱包,使得玩客币在人与人之间可以自由地流转,使得第三方网站可以“独立地”为玩客币提供交易平台。

  *它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如何交易玩客币”的教程,暗示集资人通过交易玩客币牟利。

  *它在宣传中将自己比作比特币,诱导人们相信其升值的潜力。同时声称为玩客币玩家提供了10亿元补贴。

  事实上,在有心人的运作下,近2月来,有不少网站开始违规主持玩客币交易。玩客币没有官方兑价,在黑市上价格从1毛钱一路上升到8元,翻了80倍。依此判断,迅雷涉嫌非法支持虚拟币交易。

  3) 风险之三:迅雷涉嫌商业诈骗

  为了诱导集资人相信玩客币的稀缺性和升值空间,迅雷在宣传上将玩客币比作比特币。为此,它不仅从产量递减等表面特性上模仿比特币,更直接在官网上声称玩客币是去中心化的、并且是开源的。这一切都不是事实。

  从技术上讲,只要玩客币的系统是私有的,不论其是否用到了区块链技术,它就不可能是去中心化的;私有体系上产出的任何虚拟币,都是没有客观制约的公司积分,是可以由发行公司任意调整的。事实上,迅雷给自己的团队预留了3亿的玩客币。但普通集资人并不了解这些技术细节,他们只是认定玩客币可以炒,就盲目地参与了集资。

  迅雷言不符实,诱使集资者出资换取玩客币,涉嫌商业诈骗。

  4) 风险之四:玩客币引发群体性事件的风险极高

  参与玩客币集资的人已经达到40万,这还没包括通过二级市场获取玩客币的人。当这些人发现自己手头的玩客币不能兑换成现金时,玩客币诱发群体性事件几乎是必然的。具体爆发时点最可能在玩客币的黑色二级交易市场逐渐关闭之时。

  5) 风险之五:引发证券诉讼

  当以上风险爆发时,迅雷股价下跌是高概率事件,届时可能引发投资者诉讼。

币圈大佬都在关注!

—-

编译者/作者:币虫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知识 玩客币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