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区块链资讯 > “26万人都是加害者,加密软件不是犯罪的温床”

“26万人都是加害者,加密软件不是犯罪的温床”

2020-03-27 724区块链 来源:区块链网络

出品:区块掘金者

文:Qiancan

最近几日,韩国的“N号房”火了。

不是“综艺”、不是“直播”,而是“充斥着人性与欲望的暗黑事件”。

2020年3月22日,据韩国媒体SBS报道,因涉嫌威胁未成年人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SNS上传播,“N号房”节目的运营者已于19日被拘留。

仅仅4日,“N号房间”的话题讨论已突破了50W,阅读量超7亿。

韩国“N号房”事件是发生在韩国恶性集体性犯罪事件,案犯们通过威逼利诱对女性拍摄性剥削视频,上万会员在聊天室“N 号房”中付费观看。

在这里,没有“人性”,只有“欲望”。

在这里,没有善与恶,只有罪与罚。

“N号房”事件:

“ 观看性虐待视频的26W人都是加害者”

如果说 ,“监狱”是现实生活中犯罪者的“痛苦之地”。

那么,“N号房”就像是隐藏在黑产中受害者的“人间地狱”。

“女护士房”、“女教师房”、“女警察房”、“女童房”.....为了“满足”各种变态的极端需求,这些“魔鬼”不惜将脏手伸向无辜的女性和孩童。

“N号房”案犯通过冒充警察威逼利诱社会弱者(包括未成年人、社会初级生等),让他们拍性虐待视频及反人伦性淫秽视频后,在社交APP(Telegram)上进行散播销售。

Telegram 是一个以保密性和匿名性为噱头的及时通讯软件,但同时也具备阅后即焚的功能,也就是说,对方一旦看了你发的消息,这条信息就会消失,且不留任何证据。“N号房”实际指的就是Telegram中的某个聊天室。

“N号房”案犯在Telegram上创建了8个聊天室,同时在推特等各大社交媒体上搜寻一些不良青少年的讯息,假装警方对其进行曝光恐吓,以此威胁他们提供私密视频。

拿到视频之后,案犯会将之预览到1号聊天室,如果想要继续观看视频,就得付费,收到费用之后,案犯再向其发送2号房的视频链接;进入2号房之后,用户又会看到第三条视频预览……从1号房到8号房,编号越大,可以看到的内容越多,这就是“N号房”的由来。

“把剪刀或异物插入受害者的生殖器”、“唆使近亲相奸”、“强暴幼儿”、“逼人吃排泄物” 、“在身体上用刀刻奴隶二字”......

众多反人伦的行为,却受到了26万人可笑至极的“追捧”。

据了解到的数据,目前掌握的受害者已达74人,其中未成年16人,包括最小的9岁女孩

参与Telegram群的视频观看的人数累计达26万人,他们将性剥削视频称为“N号房的作品”,支付等额的加密货币作为“入场赞助金”,以“来月经的东西”等侮辱性词句嘲笑被害者。

26W人是什么概念?

有人用了个直观的比喻。

26W人,却无一人举报。

而这26W人,全是加害者。

加害者:

“我又没有犯罪,

只是交钱看了正当的成年内容”

在我们同情且愤怒受害者的遭遇之时,26W“加害者”却开始为自己洗白。

“我委屈到睡不着觉”

“我又没有犯罪,我只是用正当的支付方式试用观看了成人内容”

“我觉得女生的错更大”

言论肮脏至极。

一次又一次把受害人的底线击穿。

26W人,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可能只是一堆“蛆虫”罢了。

然而,这场性虐“狂欢”似乎也并未结束。

随着“N号房”事件的发酵,有关“N号房”的内容似乎传播的更广了。

在Telegram的中文社群中发现了大量与此相关的内容,虽然目前一些涉事房间很快封禁,但是相关视频仍在其他的房间中疯狂传播。

Telegram 软件的加密特征使得根本无法彻底删除相关内容,更无法彻底禁止其传播。

侵害似乎仍隐藏于角落,且持续发生。

加密货币:“加密不是犯罪的温床”

此前据腾讯新闻报道,Telegram“N号房”案件性剥削犯赵主彬(音译,24岁)拥有加密货币钱包513个,在“博士房”公开的个人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账户共有3个,其中一个账户中金额高达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

据悉,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避开搜查,赵某使用了Telegram和加密货币这两种“盾牌”,并只对希望进入高额聊天室的会员进行一对一的秘密聊天,将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地址告诉会员,因此,在博士房里真正知道其加密货币钱包地址的会员并不多,加密软件俨然变成了“犯罪的温床”。

有消息称,目前包括韩国的Bithumb等加密交易所正积极协助警方调查相关用户名单,其中一名交易所的管理人员表示,在赵某的账户中显示其收取了比特币和门罗币两种加密货币,由于比特币较为流行,因此有望能查到转账过比特币的人,但门罗币具有较强的隐匿性,追踪转账人员有一定困难。

此前有报道称,在1W多名收费会员中,不仅有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知名人士,而这些会员大多以加密货币的形式缴纳“入场费”。

目前,已有百万韩国民众请愿公开这些会员的真实信息。

加密货币与软件绝不是犯罪的温床。

据区块链跟踪公司Chinalysi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2019年使用加密货币购买非法药物和信用卡信息的暗网市场已大大扩展。暗网市场2019年的加密货币交易额达到7.9亿美元,比上年增长70%。加密货币在交易中的比例也略有增加,从2018年的0.04%增加到0.08%。

一直以来,加密货币就被暗网等黑产视为“最安全的货币”,黑产似乎也成了加密货币的主场。

但需明确的是,技术是无罪的。

肖伯纳曾说,“生活中有两个悲剧,一是你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另一个则是你的欲望得到了满足”。

加密货币与加密软件或许不是罪恶的源头,由人性与金钱滋生的可怕欲望才是。

—-

编译者/作者:724区块链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