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行情分析 > 孙兆东:借助数字货币发挥人民币在超主权货币建设中的作用

孙兆东:借助数字货币发挥人民币在超主权货币建设中的作用

2016-06-15 23:57 孙兆东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文/中国建设银行高级经济师、《世界的人民币》作者 孙兆东

  2016年是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成为五种入篮货币之一的人民币SDR元年,这也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发展的重要一步。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探索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超主权货币逐渐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方向,构建稳定安全的全球金融市场越来越成为国际货币体系建设的共识。人民币可借助数字货币发展新机遇,在国际货币体系超主权货币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过对新生事物,我们必须厘清其概念,挖掘其本质,才能看清其内涵和生命力,也才能判断其是否代表未来,以及其未来发展的真正趋势。

  数字货币的本质

  货币是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世界货币职能的一般等价物,是一种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根本上是所有者相互之间的约定。货币的契约本质决定货币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一般等价物、贵金属货币、纸币、电子货币、数字货币等等。尽管数字货币的表现形式是数字,但其本质首先应是货币,因此,数字货币也必须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世界货币等核心职能。

  进一步讲,可以把数字货币看作实物货币的数字化,或货币的电子化,如数字货币中的密码货币和可兑换的虚拟货币等都被称为数字货币。目前全世界称谓数字货币的,可谓五花八门,但龙蛇混杂,有些根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数字货币。一般而言数字货币无外乎两种形式,一种是使用密码算法发行、结算清算的数字货币,另一种是依托实物主权货币的电子化兑换和使用的数字化货币。因此,数字货币不完全等同于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也并非都是数字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时下真正的数字货币多是实物货币的电子化或数字化,尚没有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中央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而互联网上流行的所谓数字货币,如比特币,莱特币等,并没有与基准货币挂钩,也非主权国家发行,从本质上看这类虚拟货币更应定义为数字(投资)产品,而不是真正的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发展前景

  其实,人们对数字货币的认识是伴随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而发展的, 目前许多国家都在进行官方或者民间的数字货币研究和操作尝试,也在不断总结经验教训。2015年,数字货币在欧洲相关国家和地区的交易量超过10亿欧元。总量虽不大但发展迅猛。2016年初英国央行通报正在研究是否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甚至称:改用数字货币将是“伟大的技术大跃进”;值得关注的是挪威DNB银行取消了现金柜台服务,该银行呼吁,政府应该彻底停止使用纸币。

  实际上,相比于纸币,数字货币优势明显,除了节省发行、流通成本,还能提高交易或投资的效率,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还可保证金融政策的连贯性和货币政策的完整性,对货币交易安全也有保障。

  2016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了“数字货币的新发展”研讨会。会议指出,在信息科技的不断发展之下,数字货币给现行货币政策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数字货币将带来一系列的正面作用,能帮助解决目前货币政策中存有的不足。而“数字加密”技术持续发展,其方便快捷、高安全性以及资料公开透明等优点,也会使数字货币越来越贴近人们的生活。

  总之,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而数字货币将伴随数字化时代的金融改革的发展而发展。可以预见,未来5到10年,会有主权货币国家发行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也将成为国际货币和超主权货币,在世界流通。

  可成为超主权货币的锚货币

  理论上讲,货币需是建立在主权国家信用担保基础上,离开了主权国家的信用担保,货币是无法确立的。但货币的表现形式一直在努力进步,比如,很多主权国家希望进行货币的统一,如欧盟创立欧元,就是一个很好的区域超主权货币的例子。自面世以来,十几年间欧元在欧洲经济中的作用也较明显,但其结果如何仍不确定,因为欧元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建立在长期的政治协商基础上的。随着国际金融危机向欧洲蔓延,欧元弱化表象已开始显示出来。而美元作为国际顶级货币,是通过一系列条约与美国向全球提供市场开放的货币使用方式来实现的,但理论上存在特里芬难题,于是周期性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和金融带来困扰。

  因此,通过主权国家的数字货币创新,以若干主导货币国家的数字货币为锚,可创造性改革和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推动国际储备货币向着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完善,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的稳定。这是站立在以国际顶级货币和国际主导货币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上,寻求超主权货币的创新之路。

  数字人民币推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2009年人民币开启国际化元年,到了2015年获准加入SDR货币篮子,中国的人民币已经成为世界的人民币。而人民币数字化和数字人民币的研究,也已经起步,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成立了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作为上一代的货币,纸币技术含量低,从安全、成本等角度看,被新技术、新产品取代是大势所趋。虽然主要为替代降低成本,但先进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且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当遵循与传统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这样可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也可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

  人民币加入SDR后,可通过篮子货币主导超主权篮子的改革,如探索IMF尝试基于数字货币规则的创新,即eSDR。以发行数字人民币对接eSDR国际货币计价和储备货币使用,可更好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未来,数字人民币发行、流通体系的建立还将有助于中国在国际数字货币和国际超主权货币体系建设中的标准制定和参与推动,更有利于中国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完善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的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为世界的数字人民币发展奠定基础。

  2016年4月份开始,中国央行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以往只报告美元计价,会造成单边报告走势风险,此次二者兼顾,形成两维参照,对人民币外储的客观性有利。同时,以SDR作为记账单位,未来也可能发行以SDR计价的人民币债券,这会带来人民币国际化新的推动领域,对于创新人民币数字货币挂钩超主权货币篮子,推动数字化超主权货币等等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操作价值。

  加强数字人民币建设的若干建议

  随着数字货币的发展,原有的货币供应量统计、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等是否能适用数字货币是一个重要课题。为此,笔者建议,当前人民币国际化背景下的数字人民币,需重点建设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建议做好数字货币理论研究和制度创新。传统银行体系下的货币制度如何与数字货币制度衔接和过渡?货币银行学的数字货币基础理论需要创新。原有货币银行的发行和回笼是基于“中央银行—商业银行机构”的二元体系来完成的,按照传统理论会产生信用扩张性的“货币乘数效应”,但是数字货币的新发行模式会给货币乘数机制带来较大变化。如果数字货币运行仍然基于该二元体系,则数字货币运送和保管将发生根本性变化,运送方式变成了电子传送,保存方式从央行的发行库和银行机构的业务库变成储存数字货币的云计算空间。虽然数字货币发行和回笼的安全程度、效率会极大提高,但各方面指导实践的理论却需要基于数字货币理论和制度的更新和发展。

  二是建议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和数字货币经营机构开展基于区块链(Block chain)技术运用加强监管。区块链是通过去中心化和去信任的方式集体维护一个可靠数据库的技术方案,可实现交易的结算和清算的同步进行。但在价值交换过程中如何保证安全性、便利性等还存在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且数字货币替代纸币的流通和发行,还需要对技术的安全性、真实性、储存性等方面实施监管。

  三是建议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技术开发分层分级。数字货币的账户可分为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两种,两种账户都可分层交易,分级可查询。鉴于区块链技术是一项可选的技术,其特点是分布式簿记、不基于账户,而且无法篡改,如果数字货币重点强调保护企业或个人隐私,可选用占用资源较少的区块链技术和储存解压缩技术,以应对海量交易和查询规模。

  四是建议中央银行在数字货币发行和回笼设计时,应充分考虑做好国际标准设计和接口准备。如设计上兼顾推动SDR(特别提款权)基于分布式规则的数字化接口等,最好能兼容其他主权数字货币的互换功能等。

币搜:比特币领域的搜索引擎www.btcsearch.com

币圈大佬都在关注!

—-

文章来源:http://finance.huanqiu.com/roll/2016-06/9037721.html

编译者/作者:孙兆东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知识 数字货币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