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行情分析 > 我们和全球 6 位波卡社区成员聊了聊

我们和全球 6 位波卡社区成员聊了聊

2019-12-04 PolkaWorld 来源:区块链网络

PolkaWorld 与6 位来自波卡社区的各国友人,一起来聊聊他们入坑波卡的那些事儿。

本期客厅主人:

姜富耀 PolkaWallet 创始人/Acala Network 开放贡献者

客人:

渡边创太 日本 Plasm CEO

Chevdor 德国 PolkaBot/ 波卡docker 开发者

Victor 西班牙 Melea 节点发起人

Ivo 保加利亚 AdEx 广告平台 CEO

陈锡亮 新西兰 Laminar CTO

Dillon 美国 Edgeware智能合约平台 CEO

话题 1

你来自哪里?你在 Polkadot 生态里做了些什么?

Chevdor:

我在德国的一家叫 KI decentralized 的区块链公司工作。

从我了解到 Polkadot 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关注它。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项目,它的团队在我看来非常强。

我已经做了初始 docker 镜像、PolkaBot,还为 polkadot-js api 和 UI 贡献了一些 PR,还有一些对 Polkadot 和 Substrate 代码库的贡献。

我还有一些尚未发布的秘密项目,需要更多的时间。不要告诉任何人 :)

Victor:

我是来自 Melea 团队的 Victor,我目前正在同时创建两个初创公司:一个是基于验证人的项目,另一个是做应用程序来解决我们发现的特定人群中当前的问题。

我们给波卡和 Kusama 提供验证服务,同时也是在测试我们未来的项目会用到的软件,Substrate 足够有吸引力,让我们选择它来做应用。

我们目前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渡边创太:

我们正在开发 Plasm Network,这是一种在 Substrate 上可扩展的 DApp 平台。由于我们正在基于 Substrate 开发,所以 Plasm 网络与 Polkadot 兼容。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平行链。

Polkadot 中继链在设计上不支持智能合约,因此我们需要能够很好地支持智能合约的 Parachain,这就是 Plasm Network 的来历。

我们开发 Plasm Network 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并且获得了 Web3 基金会的资助。

Ivo:

我是 AdEx 首席执行官 Ivo,我们旨在解决在线广告行业的用户隐私滥用、广告欺诈、报告缺乏透明度等问题。

AdEx 打算将 Polkadot 用在一个叫 Registry 的抵押组件上。

陈锡亮:

我是陈锡亮,我是 Laminar 的 CTO,同时也是波卡大使、Substrate 和波卡贡献者、Substrate 开发课程讲师。目前我的主要精力在于两个波卡 DeFi 项目的开发:稳定币 Acala 和链下资产交易平台 Flowchain。同时作为波卡大使也负责波卡社区的推广和 Substrate 开发者社区的培养。

Dillon:

我们做了 Edgeware 智能合约平台的核心开发。Edgeware 的灵感来自 Gavin Wood,并使用了 Parity Substrate(用于创建 Polkadot 的模块化区块链项目)。Edgeware 想成为 Polkadot 网络中的第一个智能合约平台平行链。

话题 2

为什么选 Polkadot?

陈锡亮:

所有人,包括以太坊基金会,都同意目前的以太坊是没有未来的,但是对于谁能成为下一个区块链生态的核心平台,则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

当初我在选择使用哪个平台做区块链开发的时候,做了些研究,最终选择了波卡。总结一下选择波卡的原因:

一是对 Gavin Wood 和 Parity 这个团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毕竟他们已经实现了以太坊的节点,对于这方面的开发肯定是非常有经验的。

二是在技术栈的选择上 Substrate 很符合我的想法,比如 Rust,Wasm,libp2p,都是我觉得很有潜力的技术。

三是我也非常认同 Gavin / Web3 基金会的愿景,而我也能大概看到波卡是如何成为这个愿景中的基石。

渡边创太:

我从互联网的历史中学到了很多。互联网的三大发明是 RSA,ICP/IP 和 WWW,从这个意义上讲,Polkadot是区块链的 ICP/IP,因为借助 TCP/IP,无论地理位置在哪里,我们都可以相互交谈。世界上没有理想的单一区块链,所以许多区块链被创造出来了。我们需要一种工具将一个区块链连接到另一个区块链,并把真正的互操作性带入区块链世界。这就是Polkadot出现的意义。

Victor:

如果说实话,我只会跟随我相信的开发者,或者可以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波卡就是给我这样感觉的项目。

为什么是波卡?

自从以太坊诞生以来,最稳定、最快同步、占用空间和资源更少的客户端一直是我的 Parity 节点,因此我完全相信,现在我看到他们正在做我所期待的一件伟大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最好的事情是,在我跟你们交谈时,我正在作为 Kusama 的验证节点,见证着他们是如何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密码场景的,同时我也在参与其中。

Ivo:

原因有很多:它实现了互操作性,并且采用了新颖的共识机制。WASM的使用使我们能够将Rust代码与某些脱链组件一起重用,从而提高了安全性和正确性。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Parity和Polkadot团队有能力交付生产并非常快速地进行迭代。

Dillon:

Polkadot 帮助解决可扩展性和区块链间通信难题。这些强大的功能以及通过 Polkadot 的 “共享安全性” 降低网络安全成本的结合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

而且开发很及时,因此我们有信心 Polkadot 是下一代区块链应用的主要玩家。

Chevdor:

有些人把 Polkadot 视为链上治理的最有效解决方案。

由于 Polkadot 实施了独特的 PoS 共识模型,因此也可以被视为令人兴奋的技术。

有些人喜欢 Polkadot,是因为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游乐场,你可以用 Rust 编程,包括编写桥、区块链运行时模块、由任何现有运行时模块组成的全新的链,并与你可能要编写的任何新模块混合并匹配。

有些人因为能通过 Ink!用 Rust 编写智能合约而感到兴奋。

有些人认为 Polkadot 的前景光明,因为它旨在实现包容性和互操作性,而不是将自己定位成其他区块链的竞争对手。

有些人肯定会喜欢 Polkadot 更 “绿色”,因为它不需要像很多其他区块链一样,需要大量的 CPU 来执行工作证明。

有些人会发现 Substrate 和 Polkadot 的可扩展性策略让人耳目一新。

让 Polkadot 成为一个非常非常激动人心,而且充满希望的项目的真相在于 —— 上面这一切!

随着最近 Kusama 网络的推出,Parity 团队不仅要面对巨大的挑战,还必须经常向社区提供服务。Kusama 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冒险策略,Parity 已经用它证明了他们可以成功。

话题 3

跟波卡相关的最难忘的时刻是什么?

Chevdor:

发布 chevdor / polkadot docker 镜像后不久,我开始亲自体验它,使用它来驱动我的一些验证人(“Crash Override”、“ Acid Burn”等),然后我很惊讶地发现,我的节点出现在柏林 Partitytech 办公室的一个人人都能看到的屏幕上。我感觉像在家里一样温馨。

Victor:

这件事儿是我珍藏的记忆,很少有人知道。

其实我最早加入波卡社区的时候是 POC-1 阶段,但是我待了好几天也没能参与进去,所以就退 Riot 群了。

但过了几天我又回来了,一些很好的人和开发团队鼓励我参加 POC-2,从那时起我参加了所有的测试网,现在 Melea 团队正在 Kusama 网络上做验证人,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被 slash 过。

这一年多以来,我一直在向整个 Parity 团队学习,这个 “开小灶” 的机会让我觉得自己很特别。

Ivo:

最难忘的时刻当然是第二次 multisig hack。那时我们还不太相信 Polkadot,因为原始白皮书故意写得很复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注意到了 Polkadot 的创新和团队的不懈努力。

陈锡亮:

PR 第一次被 Substrate 合并的时候吧。

渡边创太:

我们已经开发了Plasm Network近一年了。最近,我们发布了我们的测试网,从社区中获得了很好的反馈。Gavin Wood在Twitter上分享了我们的新闻稿,这非常有帮助!

Dillon:

我们今年参加了 Web3 峰会,与这么多吸引人的思想家、演讲者和项目负责人一起研究大创意令人鼓舞,我们还参加了在韩国和日本举办的 DOT Days 的亚洲活动!

话题 4

你觉得现在波卡的进展怎么样?

渡边创太:

Polkadot 仍处于早期阶段。我们需要验证 Polkadot 的现状,并在分析的基础上在 Polkadot 上构建有意义的产品。

我们正在制作可扩展的平行链,因此我们非常期待看到 Cumulus,它是平行链和中继链之间的连接器。

Chevdor:

随着 Kusama 的发布,Polkadot 正处在过渡时期。在发展保持良好节奏的同时,社区正在逐步拥有 Kusama,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

根据定义,每个人和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而现在绝对是加入的大好时机。

Victor:

Polkadot 正在实现他们的承诺,也许他们最终会做出比他们想象的更好的结果,我觉得这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Polkadot 最想做的事是它希望自己被长期使用,Substrate 想成为各方面都完美的解决方案。我觉得他们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他们不是在卖空气。

Ivo:

这点前面讲过了,总结一下就是 Substrate、新颖的共识 GRANDPA、WASM和互操作性。

陈锡亮:

每天都有新的进度,新的代码,新的讨论。

Dillon:

我们对开发的速度感到满意。

话题 5

你怎么评价 Polkadot 的技术能力?

陈锡亮:

一般的团队有一两名顶尖开发者都是万幸,而 Parity 团队有多名顶尖的 Rust 开发者和 JS 开发者,涵盖各个方面,这尤其难得。

Ivo:

他们的全球实力不可否认 —— 他们拥有欧洲大部分的 Rust 开发人员,总体上也很有才华。他们已经有动力和资金来继续聘用最优秀的人才

Dillon:

Parity 很高产,他们利用功能强大且罕见的 Rust 语言开发了用于该领域的基础工具。鉴于他们的人才库和在该领域的极高资历,在可预见的未来,很难想象没有 Parity 的加密世界。

Victor:

对我来说,Parity 开发团队是最好的团队之一,团队结构很好,每个成员都 24x7x365 地负责他们的模块。他们不是部落,而是全球性的。

渡边创太:

区块链还在早期阶段,有很多技术难题必须解决,所以我们得快速行动。目前,我确实喜欢用中心化手段进行去中心化管理,Parity 领导着社区并开发了 Substrate 之类的出色产品。当前,社区可能是中心化的,但以后社区会更去中心化,所以像你和我这样的贡献者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Chevdor:

Parity 是一家敢于承担可衡量的风险的公司。他们知道什么对于开源项目的成功最重要。他们的管理策略不是唯一一种,但可以奏效。如果你和 Parity 团队里的任何开发人员谈论技术,我可以保证,你只需要 30 秒钟就能感受到激情和动力。

话题 6

你觉得波卡生态哪个方向比较需要努力?

陈锡亮:

波卡立志于成为 Web3.0 的核心基石,这个是一个很长远的目标,但是目前的市场和社区的眼光普遍都更多的关注现在,而不是更长远的未来。我相信波卡能够不忘初心,向着 Web3.0 的这个未来发展,而不是更多的仅仅为了上线而上线。

Ivo:

有争议的是,我认为 Dothereum/EVM 是一个很好的用例:以太坊绝不会放慢脚步,但是它受到协调问题的困扰,社区变得有些极端。所以,我认为和以太坊生态系统兼容,并提供简单的替代方案,肯定会带来开发人员和用例。

Chevdor:

为了把技术带给人们,必须进行大量的可用性工作。我正在做 PolkaBot,让用户在生态里发生任何相关事件,比如可进行公投时,就能在收件箱中立即收到通知。

许多其他项目也对于提高用户采用率很重要。比如 Polkadot.js UI 是今天使用 Polkadot 的基础。

Polkascan、Polkawallet、Enzyme 等也有助提高可用性。

渡边创太:

制定一个通用的 Substrate 实现标准,让 Substrate 链可以在没有 Polkadot 的情况下实现互操作。如果我们根据通用规则来做 Substrate 链,彼此之间的连接就会更容易。

Dillon:

稳定币之类的加密经济学原语、DAO 框架、启动工具等。

—-

编译者/作者:PolkaWorld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