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新闻观点 > 2020年公链如何破局?项目方回答了这3个问题

2020年公链如何破局?项目方回答了这3个问题

2019-12-04 邱祥宇 来源:区块链网络

区块链的技术的大规模应用离不开底层基础设施的建设,从要成为“世界计算机”的以太坊,到号称百万级TPS的EOS,到跨链双雄的Cosmos和Polkadot,再到试图打破不可能三角的Algorand等等。每一个公链诞生的使命都在致力于解决当前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不完善问题。

与此同时,联盟链也想要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比如国内知名的FISCO BCOS、蚂蚁区块链等。公链和联盟链在建设基础设施上有哪些差别?公链主网上线后面临哪些新问题?区块链落地面临哪些挑战?12月3日,在“2019CAN峰会·万物互链”现场,量子链、Conflux、比原链、Quarkchain围绕以上问题展开了探讨,这些项目都在努力搭建区块链基础设施,比如量子链整合了比特币和以太坊,Conflux希望在不牺牲去中心化和安全性的前提下,打破共识瓶颈,比原链提出了“一主多侧”的架构,Quarkchain追求高TPS。在2020年即将开篇之际,希望这场问答可以为从业者提供思考。

以下为对话核心内容,巴比特整理:

  公链和联盟链趋向融合  

VNTChain联合创始周峰(主持人):区块链分公链和联盟链,从技术角度而言,公链和联盟链有哪些差别?各自有什么样的特点?

量子链创始人帅初: 区块链经历了10年的发展,联盟链起源于2014年,IBM HyperLedger为了商业化的利益,推动了联盟链的成长。最开始行业里面没有公有链这样的概念,后来为了和联盟链对照,才有了公有链提法。

从网络的接入权限上来说,联盟链一般是受控制的、可监督的节点才可以加入。经典公链的网络接入是没有门槛的,并且任何人都有权力去验证网络的所有交易。 但是随着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从POW、POS向BFT、PBFT等转变,无形地提高了网络的接入门槛,公链的定义反而没有最初那么严格。 比原链CEO朗豫: 联盟链更多的是一种节点准入机制,多个业务方共同组成联盟,来达到某种业务的目的,联盟链最终追求的是效率上的问题。

在技术上,联盟链存在同构节点的环境,就是说运行的环境是确定的,大家的状态会预先通过一定的共识,形成可信环境。

公链无门槛,是一种异构的节点环境,节点可以运行在PC、手机甚至电视机、摄像头等任何单一的智能设备。公链所面临的环境更复杂,安全风险比联盟链高很多。

联盟链和公链最终会有一定的融合,公链在有些场景根本落地不了,因为受到政策上或者技术上的一些限制,那么就可以寻求联盟链的解决方案。联盟链在某些环境下,数据是非常敏感的,如果公链上的用户想使用联盟链的业务的话,通过状态通道或者是二层网络的技术,可以访问内网的联盟链的服务。 Conflux联合创始人伍鸣: 我谈一下准入机制的区别带来的不同。

联盟链的准入机制带来的好处是,交易的确认延迟是很低的。缺点是牺牲了去中心化,没有那么安全。

公链没有准入机制,规模可以非常大,更加安全。坏处是在开放的环境中,不能够100%的确认交易。

联盟链和公链,是互相辅助的,联盟链和公链通过跨链的方式可以结合在一起,为用户带来更多的选择性。另一方面,随着公链技术的进步,共识机制所带来的性能瓶颈慢慢被消除,间接推动了联盟链的进步,二者会趋向于一致化。 Quarkchain首席科学家杨耀东: 联盟链和公链的准入机制所建立的门槛是不一样,使得两类项目所面临的风险和安全性的要求不一样。公链的安全性需要一套共识以及经济学模型来做保护,联盟链的安全性是传统的安全方法就可以解决的。从技术上看,公链在开发和研究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很多技术优势,对于联盟链的技术突破会有很大的帮助。   主网上线只是第一步  

主持人:主网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主网上线前后最大的感受和差别是什么?未来的方向和路要往哪里走?

帅初: 主网上线是对一个区块链技术团队最大的考验,也是一次全方位的检验。主网环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环境,任何潜在的攻击因素都可以攻击这样的网络。主网在设计逻辑、底层代码完全开源的情况下,能够抵挡网络上黑客的攻击,是软件科学里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主网上线后,还是要不断的去修复网络当中各种各样的问题,像比特币网络发展到今天,才发布了0.19的版本,这其实给开发者带来很多启示。行业最历史悠久的一个网络,还一直在默默的去开发和维护,整个行业需要更谦虚的态度和更专注的精神,去推动区块链技术。特别是在中国,我希望大家做技术开发可以沉得住心,虽然整个公链的爆发不会那么快,但是它未来会带来非常多的影响力,甚至是会变成新技术的实验田,对外输出很多有价值的技术。

长远来说,我也相信在公链上会有更多的第三方的开发者在上面找到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但是这些事情我觉得依然处于探索的过程中,希望大家可以坚持专注在技术的创新和进步上。 朗豫: 比原链主网是在2018年4月份上线,因为我们是POW共识,创始块被挖出的时候,整个团队非常兴奋,相当于是过去一年多的开发成果的结晶。

我们还提出“算力即权力”的理念,主网上线之后,对于POW链来说,相当于这一条链我们无法完全控制了,因为所有的运行规则就是由算力来决定。

比原链的发展路径比较明晰,每一步的重大产品发布都对应一个白皮书。比原链主要的目标是资产上链,核心诉求是实现数字资产化和资产数字化。在产业端推进方面,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不能只飘在空中,也不能只是将Token在链上转来转去,必须要深入产业中去落地,所以推出了Bystack平台,提出了“一主多侧”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在公链技术创新方面,我们认为公链领域唯一可能合法和能大规模推广的场景是DeFi,因此提出了MOV去中心化的跨链协议。总结起来就是两条腿走路,一部分进行产业的落地,另一部分进行公链的探索。 杨耀东: 主网上线之后,真实的区块链的环境才出来,团队才会发现很多问题,才有可能做一些改进。 Quarkchain的出发点是解决吞吐量的问题,然而在主网上线之后,我们发现虽然有那么高的吞吐量,但是没人用。

既然吞吐量不是最大的问题,到底什么是问题?我觉得现有的问题就是如何把区块链和真实的场景来结合。但是每个场景的要求是什么?其实是千变万化的。

比如大家坐公交刷卡扣一块钱,需要在一秒钟确认。转移10亿美金,并不需要快,需要它非常安全。所以同样是传输价值,价值标的不一样的话,要求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同的商业场景,对区块链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如何能满足那么多样的要求?其实是需要网络具有足够的灵活性和可扩展性。我们主网发布之后,重心就是在试图寻求解决方案,跟具体的行业结合,真正找出一个面对行业应用的落地的方案,我们的主网有8条分片,后续会增加一个具有隐私功能的分片,使得网络具有处理隐私交易的功能。 伍鸣: 主网上线挑战很大。公链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系统必须能够很稳定。另一个是要有众多的用户和足够活跃的生态。

我们主网的基本功能都已经开发完成了,现在在优化单机的存储执行,希望能够把瓶颈在能够提升一些,我们的主网预计是在明年Q1上线。

在发展生态方面,我们做了一些准备,一方面设计激励机制,去激励开发者。同时我们团队在努力完善主网和DAPP的开发工具和接口,让DAPP比较容易开发。同时我们也通过一些跨链的机制,把比较有价值的资产,跨到我们网络上,承载更多的资产,增加它的流动性。   区块链大面积落地需要多层次推进  

主持人:区块链很有可能改变未来,在商业落地方向上,各位看好什么样的方向?区块链离大面积的落地应用还有多远?

帅初: 我觉得区块链的应用落地可能要分很多个层次去推进。

第1个层次,大家都可以想到的,比如在上面做数据的存证、溯源,这是天然的契合了区块链的有公信力这样一个特征,也是最简单去落地的。这主要取决于企业方愿不愿意把这些数据开放出来,和技术没有太多关系。

第2个层次,符合区块链技术发展,同时可能面临一些监管的要求和需求的。比如一些线下被核验是真实的资产,如果能够在链上流通和流转起来,区块链可以起到征信的作用,从技术上保证上链的数据是不能被篡改的。这些数据和资产,其实是一个符号,区块链搭建了一套能够维持信用的符号体系,可以被广泛地应用于各个领域,当很多有价值的资产能够在链上去流通和流转,必然会促进整个社会资产的流动性,反哺整个经济的发展。

第3个层次,目前还看不到和想不到的应用。就像移动互联网诞生了滴滴、Airbnb这样新的商业模式和形态,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也会诞生出全新的商业模式。

比如像今天产生的分布式金融,智能合约就起到了一个银行的作用,你把链上的资产抵押给这样一个智能合约,就像把资产抵押给银行一样,你可以贷出一定的流动性,这个流动性又可以帮助你在链上去参与到其他的服务。随着智能合约的升级,未来可能会接管我们很多公司的这些数据和资产,形成一些商业的高度的自动化和全新的服务模式。 朗豫: 很多时候谈到区块链,大家认为除了炒作以外,还有什么应用?我认为一个东西的诞生,当你觉得能用做什么的时候,它的的潜力已经消失了,或者说它的天花板已经比较低了。

区块链是一种改变生产关系的模式。联盟链可能更多的是生产力的提升,但是真正的颠覆性创新性,还是在公链。区块链对世界的颠覆性启蒙正在发生,仅仅是Libra的出现就足以在全世界引起大讨论,要知道Libra现在还是联盟链阶段。

所有有潜力的东西、有前途的东西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我们无法预知未来3-5年区块链能发展到某一个程度,或者可以让全世界都能接受区块链。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方向一定是有前途的。打个比方,区块链就像交流电的发明一样,交流电一开始只是照明,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电可以用在电动车上、电视机上、互联网上。可能那时候大家在问交流电有什么用,就像我们现在问区块链有什么用。我觉得大家现在还需要去继续努力,等待一定的时间,才能看到区块链的真正的价值。 伍鸣: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已经有比较多的案例。在非金融领域,区块链也有发挥的地方,比如说存证,技术上是非常简单的。但实际上我们其实更希望通过存证把有信用价值的数据做到to C的方面。

比如大家都在用社交网络应用,每天都在社交网络交换很多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并没有什么信用价值。如果个人通过将区块链的技术和现有的社交网络技术融合在一起,可以在社交网络里面去把有信用价值的数据引入进去,并且能够让用户对这种交流产生一种习惯,也是很有意义的。实际上这也需要一些技术上的改进,我们去操作私钥、公钥这种东西太麻烦了,光这件事情可能就会阻止很多普通的用户去用这个东西,所以说如何把软件易用性做好,让大家能够不用太复杂的去感受到这个东西,就能够使用到这种有信用价值的信息,我觉得是区块链将来落地的一个新的场景。 杨耀东: 我就说一个大家可能最有感触的例子,大家身价的最大的组成部分是什么?一般是房产。

90年代商品房市场的改革之后,市场开始蓬勃发展,产生一批著名的大公司,给个人带来巨大的财富的增长,形成了现在每个人主要的身价的构成方式。

为什么会这样?有什么区别?中国的土地不是一直在这吗?你的房子不是一直在这吗?为什么从90年代之后发生那么大的变化?核心就是确权。

我相信随着区块链技术越来越多的被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更多的资产也会像房子一样被确权,之后就会像房子一样产生大量的资产的演变和升值。假设20年以后大家坐在这儿,我再问这样的问题,可能你的身价的大部分组成就不一定是房子,是别的东西。

数据技术(DT)已经提出很多年,为什么我们感觉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数据技术的核心产品没有自由的流动,你并不能把自己的数据拿去交易。如果通过区块链能把这一项资产变现,或者说个人可以完全控制,我相信它能带来的回报不亚于房子。所以期待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代表的一批技术,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新的财富。

—-

编译者/作者:邱祥宇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