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族首页 > 新闻观点 > 行走笔记:万卉、熊越、奶王,比特币历过什么劫,未来还会历什么劫

行走笔记:万卉、熊越、奶王,比特币历过什么劫,未来还会历什么劫

2020-05-22 行走 来源:区块链网络

520,万卉和熊越以及梓岑奶王一起做了一场直播。虽然万卉一直想和两位“奶爸”级的直男聊聊情感话题,但最终话题依然围绕着比特币遇到和未来可能遇到的劫难,中外加密货币社区不同点展开。

本篇是笔记的下半部分,上篇在这里

一、比特币历过的劫

万卉:因为今晚大家的身份都是Bitcoiner(这个行走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是比特币持有者还是比特币信仰者?字面意思就是比特币的人,请教大家)我也和国外的Bitcoiner讨论过,比特币最大的劫是什么。

其实比特币到现在已经读了很多劫了。无论是门头沟交易所的被盗、监管等等。

熊越:我觉得最大的劫来自比特大陆

万卉:就是2017年的那次分叉吗?那次我觉得是对比特币治理的一次考验,当然也可以说是一次劫。那平行宇宙中会会发生什么事情?

熊越:有些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但有些事情是特定情况下才会发生的。就好像监管突然过来锤两下,交易所突然被盗这些东西是固定会发生的。但比特币系统养育的最大的矿机商,因为在之前某些矿机商的失误,在某段时间占据了非常高的市场份额,赚了非常多的钱。这个时候比特大陆突然变成想攻击比特币的人。这个概率其实蛮小的。

万卉:这个其实是比特币历完的劫了。 我没有离矿圈那么近。在比特币历过的劫中,我最担心是门头沟交易所被盗的时候观感是最强烈的,觉得比特币是不是要归零了。国外可能没有那么多矿圈的人,无论是香港共识还是纽约共识感觉都离得很远,就是吃吃瓜,中国矿工又如何如何。

主要是大家没想到会有剧烈的转变。我们当时觉得真正的硬分叉是不会发生的事情。

熊越:早期比特币社区中,教科书教给我们的如果有分叉出来的会被大算力杀死。

万卉:对,就是没想到如果是大的算力要分叉该怎么办。

熊越:当时比特大陆也不是大的算力。只是如果小的算力调整难度机制苟活下来,会怎么办。

万卉:那次分叉我不评价比特大陆做决策的背后动机。但确实是一个劫,但是对比特币治理一次很好的测试。其实还是按照中本聪设计走的,没有任何不在范式的,虽然超出我们自己的,人的预期,人性的判断,但没有超出事物发展的规律。

那次分叉之后,国外社区反而对中国矿工有了各种评价。会认为吴忌寒过于强势,转变太大。从人畜无害的形象突然变成了大家认为的“暴君”。

就像我们看老外都觉得长得差不多。不同人种潜意识会有敌对心理,会很难建立信任。那一次之后,对于整个中国行业从业者形象是一次恶劣的打击。

但有一件事得到了验证。如果你的币是小算力的话,相当于是负反馈。算力越小,越不安全,越不安全算力会越小。我们当时以为bch可以通过碰币价来完成算力调转,但后来发现不可持续。

二、比特币要历的劫

万卉:咱们可以脑洞一下,比特币还有什么劫?

熊越:我想过两个。一个是前几天社区又有人在讨论,就是随着区块奖励越来越小,比特币网络会越来越不安全。但这个其实是很多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

万卉:其实中本聪说过,一百年后,要么比特币已经不存在了,要么区块奖励减少就不再是问题

熊越:另外一个是隐私的问题

社区和开发者会强调隐私和可互换性的问题。这也是货币的基本属性。一块黄金和另一块黄金应该没有任何区别。但如果对于业界的公司而言,实现了隐私,无法和监管交代。一笔钱进来了去了哪里,是监管和执法部门最关心的问题。我自己也处理过此类案件。你如果能够给执法部门说清楚,这笔钱进了我的平台,去了哪里,是谁的,做了什么,你就没有什么责任。但如果进来的钱都一样,我也不知道之后钱去了哪里就会很麻烦。

万卉:你说的这两个可能会成为阻碍比特币成为主流的事情。但不一定算是劫。

熊越:第一个没有太大问题,大家挖矿会一直挖下去至少几十年不会变。但第二个问题有可能引发下一次社区的分裂。因为对业界所有公司而言,大家无法在完全隐私的情况下做这些事。

万卉:主要是现在各大交易所和金融机构就已经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熊越:他们如果反对,而开发者执意推进就会出现很大问题。

万卉:我的观点认为比特币未来要历两个劫。

第一个是稳定币,特别是Fedcoin联储币是比特币要历的很大的劫。

比特币的初衷是跨国界的点对点的现金,而现在唯一没有做到的是点对点这件事情。

但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对点对点的感知,不是说没有中间人,去中介这些,而是我把钱打给你,可以及时到账,不用换汇其实就可以了。 人们对货币的认知也是有限的。打个比方,如果你的手机上已经有了今日头条,可能就不会再装其他信息流软件了。

很大程度上,美元就在做这件事。货币本身具有非常强的网络效应和重力效应。如果美元可以以超主权的、电子化的方式,无论是通过Tether还是libra,合规还是不合规的方式(占据了人们的认知和市场)。

任何联储币都是美联储养的狗,都是联储的打手。那联储币会不会蚕食到比特币这样超主权货币的位置?

美联储无论是现有的主权框架里还是之后的数字经济中,它都想占据主导性。保证美元霸权是它要做的唯一的事情。

人的认知和思考很有限。如果这个币也可以满足比特币的稳定,没有价格波动,就都去用那个东西了。这可能是比特币要历的第一个劫。

任何信仰都是有生命周期和生命力的。当最后一个信徒死去的时候,神本身也就跟着死亡了。某种意义上,比特币要历的劫是人们对于比特币这样的底层硬资产是否相信的挑战。

我看评论里有个观点说的很好。评论说:美金把黄金送进监狱,稳定币会把比特币送进监狱。

我觉得有可能,但可能性很小。今年通过疫情,是一个逆全球化的过程。从二战、美苏冷战之后,世界的格局开始高度全球化,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单极霸主,很多事情是政客相对容易达成共识的。

要把比特币送进监狱,只有美国是不够的。可能美国反对比特币,中国会支持,中国反对,美国会支持。会是个互相博弈的过程。

大国政府要做的就是不达成共识,政客只有在关乎自己生死时才会迅速达成共识。比如新的世界大战要爆发的话。这次疫情他们互相甩锅,比烂大会已经很好的证明了,政客本身就不会达成共识,就是出来吵架的。所以我觉得稳定币会把比特币送进监狱是很难的。 比特币在这样的逆全球化,互撕的过程中才有可能在夹缝里生存。

第二个劫是比特币开发者非常中心化,只有十来个人。是来个人太容易达成共识,如果做了比较不好的事情也会很可怕。

这些开发者现在是在几个机构的赞助下进行比特币的开发。我和币印的创始人潘志彪有一只基金赞助这些比特币开发者,希望比特币能有独立的资金来源。 这也是我最大程度消除掉这个劫所做的事情。

除此之外,51%攻击,全球大战都不是劫。

包括今年宏观危机下,比特币也hold住了。比特币生于上次金融危机,而在这次危机时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将拿不稳的人洗了出去。

奶王:感觉你们想得太多了。在我看来完全想象不到还有什么能够阻止比特币。

熊越:我和Dovey说的是极小概率会发生的事情。

万卉:我和熊越都非常相信未来经济应该构建在safe money(安全货币,也有可能是stable money 稳定货币,没听清)基础上。而这个money如果是比特币的话,就需要100%hard ,否则就不是硬资产了。

熊越:就是我们想消除所有的不确定性

奶王:我消除不确定性的方式,比如匿名的问题,我会转移一部分资产到门罗。

万卉:你们觉得比特币核心有多少人在屯?不说灰度这些机构这些,你们感觉中国有多少硬核的普通人是在真正屯比特币?

奶王:一双手可以数得过来。

万卉:我的定义是这些人在很长时间内是不需要流动性的,不需要卖币来讨生活。

奶王:那应该会很多。

熊越:我觉得可能是10万以内吧。在微博以屯币为观点的Bitcoiner的粉丝都没有超过十万,而且他们的粉丝是有叠加的。

万卉:这是个很好的估算。我也得赶紧到10万才行。

三、一些小问题的讨论

1、比特币有没有让你拥有什么之前没有拥有的东西?

万卉:对我而言,原来做传统vc投资时,大家都是克隆人。硅谷是活在自己的泡泡里的,大家会穿一样的衣服,聊一样的内容,吃一样的东西,是完全模式化的圈子。当我进入加密货币圈子,发现有全世界各地的朋友,基本上到任何一个大大小小的国家,都可以认识当地的Bitcoiner。

人是分成喜欢猫的和喜欢狗的人。喜欢猫的人往往容易形成共鸣,因为都比较宅,经常喜欢在网上待着;而喜欢狗的人因为要遛狗,可能已经和线下的社区里的人已经认识了,他们是更线下,更外向的人。

Bitcoiner这个称号和互联网上的catperson喜欢猫的人很想,已经形成了一种亚文化。有点像游戏社区,比如都喜欢王者荣耀或者星际争霸的人会在一起。

这种亚文化的圈子非常棒,大家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逐渐汇聚到对比特币的信仰上。和我刚才(上篇笔记)说的一样,是不言自喻的公理一样,这样对于比特币的信任时可以在你我之间传导的。

熊越:我更早之前是在比特币下一层的,奥派自由主义的社区中。比特币社区可以认为是叠在奥派上面的一块砖。我最早学食品科学的,不会有圈外的朋友认识你。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有公共的属性,在网上稍微一点知名度,就是在把自己融入奥派自由主义社区的时候。所以我能体会你说的感觉。

2、奶王:我特别想问万卉你对Eos的态度是不是代表了很多国外社区的态度?

万卉:出于我个人。特别是bm 是个富有争议性的人。不仅在币圈,有些奇怪的癖好。国外人还是对一个人的综合评价看得比较重。咱们这个圈子,特别是国外的人真的是在犯罪的边缘。对于比较单纯的极客是不能接受的。我其实已经算是相对中立和道德尺度相对宽的了。 我会觉得bm有他的两面性。

在国外的宗教环境下,对于人是有非常高要求的。比如出生就是要清洗罪恶。其实美国在新教主义影响下还是相对保守和克已的社会。说白了,没有中国那么野,和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那么快速增长起来的商业环境下的胜者为王。这和文化和社会是有关系的。

3、怼人和吃瓜

奶王:可能因为我个性的关系,大家对我本身的非议就比较大。在我的微博里我是容不得任何反对意见的。

万卉:对,你总喜欢把人怼走。我是连拉黑都懒得拉黑。你不要活在自己的认知泡泡里。

奶王:可能是我有这样的问题。我的风格是不太喜欢和人纠缠,浪费时间。在和人争论上非常浪费时间,我并没有能力说服任何人。

万卉:我也不会和别人辩论和争论。因为大家的知识体系和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我纯粹想听到不同的声音,不能整个环境都是和我一样的声音互相应和。当然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熊越:大家都会有左派、右派的想法。但我会更愿意听左派高级知识分子的声音。

万卉:对,这就是我的思维盲点。我怕平时接触不到,如果无法听他们说我就真不知道那一群人是怎么想的。

熊越:我可能对中国社会的三教九流都比较熟,不需要再听这些了。

奶王:我和熊大一样的,都是烂泥里打出来的。现在喷我的那些人,我曾今就是他们。我刚进币圈的时候也是一无所知的小白。只是我比其他人有一点优势,就是我特别喜欢把一件事搞明白。但很多人停止在最初的状态。

万卉:其实大部分人是没有进步的。我觉得很无力。来来回回新的人进来,聊的问题,问的问题是一样的。

其实网上结构化信息已经比我们那时候好了很多很多很多。无论是中文的素材,教育类的内容,但怎么还是重复原来的老路。没办法。

熊越:我在网上混的时间特别长。我是微博第一批用户,所以各种想法、声音我其实都听过。所以现在在听这些东西我会觉得浪费时间。

而且我去怼任何人是没有意义的。我在任何一个圈子里有了一点声望、知名度是在于建立了自己的东西而不是怼别人。我后来养成了习惯是做自己的事情。你如果去鄙视我,我选择无视。可能我比较厚脸皮吧。

奶王:很多道理其实是在经历过后突然想明白的。如果我没有全职入行,没有经历过,现在倒回到13、14年我还会是过去的样子。

万卉:人对世界的态度是不会有压缩算法的。

我们不能快速把一个东西下载下来、压缩,然后看世界就能看得更清楚。

熊越:当你没有经历过事情,是不可能想明白的。那我再去和你讨论没有任何意义。

万卉:任何情况下,如果直接甩结论,没有论据,一是别有用心,二就是非蠢即坏。

《乌合之众》这本书中有提到, 断言、重复和感染是独裁者和煽动者最常用的操纵人心的方式。这样很容就就把人群变成羊群。

我觉得大家吃瓜归吃瓜。但站队最好站理性的队伍。本身行业就是乱糟糟,信噪比特别低,信号非常少。如果大家又群起而攻之,带着情绪被别人煽动到,那你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那你就是人肉电池了。

我觉得对自己诚实和对世界诚实的人实在太少了。很多人都活在想象中的自己和想象中的世界里。

4、关于节日

万卉:520或者其它什么节日,这种人造的商业化的节日是消费主义的结果。但节日创造仪式感。平时大家都过得很匆忙,偶尔还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

我觉得单身时候的第一性原理是:自己状态最好才能遇到最好的人。如果你正在被逼婚或者情绪不佳,不要做出关系上的动作,否则不会遇到最好的人。

——————

笔记到此结束。

521同样也是个有仪式感的币圈“节日”。昨天晚上约了朋友出去谈事情,去吃了一顿披萨。今天行走依然叫了外卖披萨,和家人一起过个仪式感满满的“节”。

—-

编译者/作者:行走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
LOADING...